江南白菜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3:24:22 来源: 南开信息港

杨家婆婆的院子坐西面东。屋后有一丛翠篁,有几株核桃树,树干上满是刀痕,是老核桃树了。院子里有三间房,两间用来住,一间做堂屋。老头五年前死于一次醉酒失足,掉进鲜鱼口村的大堰塘里,从此杨家婆婆与儿子德忠相依为命。德忠会开手扶拖拉机,在三叔的碎石厂帮忙。他三叔是个有情义的人,大哥死后他一直照顾这母子二人。德忠在今年结了婚,娶了邻村一个女子叫秀云,于是杨家婆婆就从那间大屋子里搬出来,住进了以前德忠住的小屋。  秀云长得俏,眼大嘴小,脸白的如同凉粉,又薄的像纸,因此常常能透出淡淡的红。说起话来清清脆脆,一说话那白如米粒的虎牙便露出来。  院子的左侧有一方池塘,是德忠的爸爸一时兴起修了,之后蓄满水又没有养什么鱼,就那么一直荒着,池水就发黑发臭,上面长满了猪耳朵状的水葫芦,还开了淡紫色的碎花。杨家婆婆就把水放空了。秀云进门后,看见这池塘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央求杨家婆婆蓄满水。杨家婆婆不好让新媳妇伤心,就应了她。秀云在水池里养了几尾鲤鱼,红的黑的灰的都有。又从别处弄来几片睡莲,放在水面上。夏天睡莲开了红的白的花,明晃晃的。那鱼也在莲下游着,时不时唼喋有声。杨家婆婆想,这个小媳妇原来这样爱美,但过日子要这样讲究吗。她怕秀云懒。  杨家婆婆想错了!  秀云什么活都会干。养猪喂鸡喂鸭,上山去打草砍柴,回来后围着灶台还能做一桌好饭菜,三叔来了,她还能陪着喝几口。这样杨家婆婆就放了心。  其实云秀种白菜,也会种白菜。  杨家婆婆有一块太阳土,四四方方,土质也好,秀云说就种白菜吧。杨家婆婆想,白菜太贱,挑到镇上去也不好卖钱。不如种豆子,不要浪费了好地。杨家婆婆种过的,她知道。秀云挽着杨家婆婆的胳膊,说,妈,我种的白菜不一样,不贱。  杨家婆婆把这块地给了秀云。  秀云打窝,点种,浇粪,长柄粪勺从粪桶里舀出粪水,泼出去是个扇形。粪水养着白菜种,白菜就一天天长。杨家婆婆没有去理会秀云的白菜,等半个月后她从那块地经过时,看见一棵棵白菜精精神神地立在土里,心里吃了一惊。她是行家里手,她一看这白菜就知道长得好,是真好。杨家婆婆想,秀云能干,德忠好福气了。  秀云用剁猪草的刀把白菜一棵棵砍下,和德忠一起挑回家。明天赶集,这天夜里就要给白菜喂水。喂水是为了让白菜鲜嫩有水分,喂水是在池塘旁的水槽里。水槽年久,上面铺一层茸茸的苔藓。白菜搁在里面,如同一堆翡翠。秀云从院子外的井里打了一桶水,用葫芦瓢舀水朝白菜泼去。井水沁人,泼在白菜上,白菜也冷冽了。一夜之后,白菜似乎又长大一些。叶片更阔,茎干更肥。秀云一棵棵整齐码放在竹筐里,还要再浇些水。用兰竹扁担两头挂住,挑上便走,脚下如同生了风。  一到镇上,还没有放下竹筐,就有几个人来问价钱。秀云报了价,对方觉得也不贵。就这样到了菜市场,秀云筐里的白菜已少了一半。隔壁一个卖豇豆的老农,看见秀云的白菜,啧啧称赞。  毫无疑问,秀云的白菜个大,肥厚,茎干白如象牙,叶片碧如翡翠,而且还十分脆嫩。用刀子切,刀刃一触便咔咔咔裂开,像是切西瓜。有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人在秀云那里买白菜时,拿住一棵左看右看,看完就说,这就是慈禧的翡翠白菜嘛。秀云没读过什么书,不知道翡翠白菜是什么,但在城里见过翡翠,于是她心里就更甜,脸也红了。  所有这些杨家婆婆都知道,她待秀云更像亲女儿。  秀云进门后的个端午,天热,堂屋里的石板全湿了。杨家婆婆知道础润而雨道理,这场端阳雨怕是要下了。她觉得很乏,可还是在头天晚上泡好了酒米,准备包粽子。以前包粽子都只有酒米,今年不同,秀云在家的个端午,杨家婆婆觉得不能再包白酒米粽了。她准备了红枣,绿豆,花生。  杨家婆婆包粽子不用箬叶,而用笋壳,并且是陈年的笋壳。当年用了在清水里洗净,搁在屋檐下阴干,再放在阁楼上。第二年端午取下,又在清水里洗,然后一叠叠放好。泡好的酒米放在大搪瓷盆里,里面掺杂着红枣等食材,红的红,白的白,绿的绿,搪瓷盆外有青花。真美。多年地使用让笋壳色调暗淡,近似酱色,笋壳上的黑色斑点也有些漫漶。包粽子是要技术的,杨家婆婆深谙个中道理。笋壳在她手里跳跃,对折,成漏斗状,将由酒米等混合而成的主料舀入漏斗里,用竹筷戳,使之压紧,然后封口,再用事前撕下的笋壳长条捆绑扎紧,一只笋壳粽子就被放在一旁以备入锅。杨家婆婆包粽子时秀云就在一旁看,拿起这只,又拿起那只,小小笋壳粽子多棱角,包的很精致。她还没看完,杨家婆婆又包了一只,秀云想,妈真是心灵手巧。  包好的生粽子放入大铁锅中煮,水大开,粽子在里面翻滚。煮好取出,用剪刀剪断笋条,慢慢打开笋壳,粽子熟黄如同一枚寿山石,有笋壳味。粽子被放在灶台上的瓷碗里,云秀等不及,用竹筷夹一口粽子就往嘴里送,边吃边呼呼哈气,没有蘸糖的粽子,吃到嘴里也同样糍糯绵软,淡香甜润。  晚上三叔和表妹小桃来家吃饭。三叔胖,一把络腮胡,一看像个屠夫,有些吓人。德忠很敬重三叔,不仅是父亲死后三叔给予的帮助,更是三叔待自己如亲儿子。  小桃在镇上的国营副食品店上班,长得白而净,说话声音尖细,爱穿得艳,做事情也风风火火。她爸爸一看这个样就皱眉,常在杨家婆婆面前说,她这个样子,以后谁敢要,做一辈子老姑娘吗。  三叔很早就丧偶,这些话说给自己嫂嫂听,是让嫂嫂多管管的意思。还有别的意思,杨家婆婆知道。  秀云很喜欢这个表妹,那天一来两人就钻进里屋去了。小桃总说云秀模样不坏,就是不会打扮。她给秀云看过自己的百雀羚,耳环,口红,还有一些秀云不敢穿的花花裙子。  秀云说,在地里干活哪能穿成这样。  你到镇上来玩啊,那时就穿。  家里事情多。  那卖完菜就来找我,我一个人也闷。  那行,哎呀,不过你们那个地方是公家地,我这样怕别人笑。  你是我嫂子,我看谁敢笑。秀云看见小桃的眼睛瞪得大,她知道小桃心诚。  那好,有空我一定去。我看谁敢笑话我。  两人笑如麻雀叫。    秀云的白菜在镇上出了名,引得其他菜农红眼。他们背地里说,要不是这小妮子长得好看,就她那白菜行吗。说完,再看看竹筐的白菜,水嫩水嫩的,真是好白菜,于是不言。有几个浪荡子常在秀云摊前转悠,也来买白菜。他们先是叫秀云白菜西施,又觉得太俗,想了几天,就叫白菜仙姑。  白菜仙姑,白菜仙姑。  于是白菜仙姑被传开了,秀云家的白菜名气更大了。秀云把每天卖来的钱悉数交给杨家婆婆,杨家婆婆不肯,她说,你们两口子攒着,以后日子长。秀云不让,说,妈攒着也是一样,这个家还得妈当。  晚上秀云对德忠说起白菜仙姑这件事,德忠说,你不要理那些人,都是二流子。秀云说,我知道,他们也就是来买白菜,我总不能不卖吧。德忠说,我没别的意思。秀云扭头侧睡,没有回答德忠,心里却想,你什么意思我知道。一会儿又想起白菜仙姑,真想笑。  白菜仙姑,此话当真?  窗外有蟋蟀叫。    村里要造桥。  村里有一条大河,河上无桥,两岸人畜来往需绕上三公里路。造桥的资金要全村人捐,村长写了通知,开了社员大会,大家没有争议。会计初步核算一下,每家按人头算,一人大概五十。杨家婆婆一家就要出一百五。  杨家婆婆笃信菩萨,这是有原因的。  杨家婆婆的母亲缠过足,走起路来慢而晃,她不怨,她的母亲就是给她缠的足。现在她也要给女儿裹足,裹了一段时间,少年时的杨家婆婆疼得要命,就跑到菩萨面前作揖起愿,说如果菩萨让母亲回心转意不裹足了,那一生一世都要供奉菩萨。也许真是菩萨显了灵,或者是母亲心疼女儿,结果果真没有缠足。于是,那时起杨家婆婆就深信世上有菩萨,并且听得见人间疾苦之声。所以,几十年来,杨家婆婆总是行善事,为家人积福。那么像这种造桥铺路之事,肯定是要虔诚地去做。  杨家婆婆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村办公室,把一百五十元钱交给了会计,她是个。她并没有对德忠和秀云说,事后两人知道,德忠觉得没什么,他熟悉母亲的性格,也沿袭了母亲的品性,觉得做善事不会错。秀云心里却有些不快活,脸上就不自然了。她想起这几个月来种白菜卖白菜的辛苦,想起肩上被竹扁担压过的红印子,更想起好不容易换来的白菜仙姑的美名。秀云草草吃了饭,就回了屋。  晚上秀云对德忠说,妈当真就出了一百五。  我们三个人,当然一百五。你舍不得了。  你就舍得吗,里面有我卖白菜的钱。  是啊,要卖多少白菜才到一百五十元。  我的白菜啊。  算了,行善积福,菩萨会保佑我们的。  秀云想,菩萨让全村每人都拿出五十,能不保佑吗?  秀云与杨家婆婆有了次的龃龉。  第二天不赶集,云秀却去了镇上。  有人问她,今天不卖白菜了?  不卖,今天光花钱。  她先去杂货铺称了三两瓜子,是五香味的,焦酥酥的瓜子比生葵花籽好吃。吃着瓜子,她又去供销社扯了几尺棉绸布料,上面是蓝花花,底色是米白,想要做件裙子。路过照相馆时秀云想去照张相,和德忠结婚时来这里照过一张,就再没进来过。她看自己今天穿的有些土,就打消了想法。她又想去找小桃,不知怎地也没了兴致。她就这样一直走,走到肚子有些饿,抬头看太阳,知道是正午了。街边有家羊肉汤饭馆,秀云走了进去。  半肥半瘦,不要羊杂,多加香菜。秀云说。  秀云以前吃过羊肉汤,因为价格贵,一年也就两三回。嫁给德忠后,两人精打细算舍不得花一分,现在一下子就拿出了一百五,也不在乎多这一碗几块钱的羊肉汤。  热腾腾的羊肉汤端上桌,大瓷碗里汤色奶白,羊肉薄齐,汤面上撒一把切成段的香菜,又配有一碟油蘸酱,上面几粒碧色葱花。秀云用小瓷勺舀了口汤喝下,鲜滑爽嫩,夹一块羊肉在蘸酱里滚几下,吃到嘴里,肉质微弹而滑润。她从甑子里盛了一大碗米饭,就着这羊肉汤,吃的很泼辣。她又要了一碟泡菜,泡的是白菜,白菜腌得太生。这白菜比不上自己种的白菜。这碟泡白菜猛地惊住了秀云,她想起自己出来大半天了,杨家婆婆和德忠在等她吃饭吧。  秀云回到村子,路过大河时,看见造桥的工匠已经开始动工,德忠开着手扶拖拉机在运大麻石。秀云喊了一下,拖拉机的声音太大,德忠没听见。秀云想还是回去,走到一半看见杨家婆婆提着个竹篮子从小路上过来。  杨家婆婆让秀云回家吃饭,她要给德忠送饭去。杨家婆婆一走,秀云看着那背影朝河边远去。  小路旁是一方荷塘,荷塘边上长满了灰菜,马齿苋。有南瓜秧的藤蔓沿路匍匐着,上面缀有縠皱般的淡黄小花。荷塘里荷叶田田,荷花红白相间。秀云想可以采莲蓬了,以前在娘家就是这样。  一只小舟,竹篙撑着划入莲叶之间,伸手就能采下许多莲蓬。从莲蓬上剥出粒粒饱满圆润的莲子,放进嘴里吃,微苦,但这是一味好中药。吃了莲子晚上睡觉安安稳稳,那时云秀就吃了很多,于是总做一些美丽的梦。  这是以前,现在秀云却不怎么愿意去吃莲子了,她朝河那边望去,那里有许多人影在晃动,她的德忠和杨家婆婆也在那里。她心里竟然有些凄凉。    农历九月十九,是观音菩萨出家的日子,也是一年中第三个生日。杨家婆婆一大早就叫上秀云去了孔雀寺。  孔雀寺在山上,离村子有好几里路,全是山路。逶迤山路走到了一处崖,崖下面就是孔雀寺。孔雀寺傍山崖而建,一些大梁直接打进崖壁。孔雀寺不是现在的建筑,据说可以追溯到清末。  寺庙外有两只石狻猊,上面长满苔藓。寺门涂红漆,不大,但很厚重,上面有两个铜门环。这里虽然叫做寺,但里面有和尚也有尼姑。秀云见了心里暗笑,她听过一些关于出家人的荤话,有几个尼姑白白嫩嫩像豆腐呢。  山崖有壁立万仞的气势,崖面上终年湿漉漉的,保持着无数宽大润泽的水痕,这些水经过山石的过滤变得清汪汪的,寺庙中的人就用大竹筒将水引到一只大缸里。因为是菩萨地界的水,似乎有某种神奇的功效,于是就有许多香客来索要这神水。  观音菩萨的塑像在玻璃罩子里,很高很大,外面贴了金,衣带垂下像水纹,很好看。面容也很安详,低眉善目,真正的菩萨心肠。前面香台上摆满供果,香炉里香烛烧的很旺。香台下是三只大蒲团。一踏进高高的门槛,杨家婆婆就双手合十走着小步到菩萨脚下,然后跪在蒲团上,毕恭毕敬磕着很虔诚的头。杨家婆婆一边磕头,嘴里还一边小声念着什么。旁边一个和尚敲木鱼,橐橐橐。三个头磕完,准备起身,看见秀云在一旁仰着头痴痴地看。看菩萨。  哎呀,你看什么,到了菩萨跟前还不快拜。说完去拉秀云的衣角。  秀云想起上次修桥菩萨让她家出了一百五十元钱,心里不情愿,可是在杨家婆婆面前也不好说什么,就直愣愣跪在蒲团上,蒲团倒很绵软。三个头没滋没味地磕完,匆匆起身。她没看见杨家婆婆,转了身,才发现杨家婆婆去一旁捐功德,她手里捏着一张五十的票子。 共 669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是致命性病症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