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英雄封魔城2

2020-01-26 19:17:24 来源: 南开信息港

热血英雄 封魔城2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人群本已是惊慌失措。这时天尊的话就犹如黑暗里的一盏明灯,给人群指明了方向。让大家知道除了慌乱之外还有反抗。

人群已不似刚开始那么混乱,整个广场也安静了下来。人人都昂头向天尊看去。只听人群中一个人大声问道:“城主,玛法大陆上就比奇城,苍月城和我们,大家一直都相安无事,他们没有理由会突然进攻我们啊。”

“那可未必。”另一人高吼到,“听説这几年比齐草原凋敝,很多地方青草退尽,已露出黄土,我们这里这几年农事虽也不顺,但较之他们却又好了很多,他们在那边生活不下去,难保对我们这边没有觊觎之心。”

他旁边一黑衣女子也嚷道“还有,我最近听见一个传闻,説比奇草原上的野牛野羊,在一夜之间都莫名的消失了。如果这个传闻属实,比齐人失去了食物来源,完全有可能向我们封魔谷转移。”

“比齐上的野牛野羊都消失了?怎么会有这么奇特的事,你这是从那里听来的?”那女子説完,七八个声音几乎同时问道。

那女子道:“自然是从比奇人口中得知的,我家男人这次到比奇城贩运货物,是那些比奇人亲口告诉他的。”

“哎呀,这是不祥的征兆啊,看来真是要天降大灾了。”一个老者嚷道。

“这有何奇,昨年苍月岛一把天火将岛上的森林烧去了一半,当时还不是闹得沸沸扬扬,説什么天要将大灾,结果这一年多过去了,还不是平安无事,我想定是比齐草原赤化,那些野牛,野羊迁徙到别的地方去了。”一个年轻人不肖的答道。

最开始吼话的那人也吼道“你这人,大家在这里讨论敌人是谁,商议如何御敌,你却胡言去扯什么天降大灾,现在大敌压境,你要是扰乱了军心,那可是大罪。”

老者坚持道:“我这样説自有我的道理,你不听完就妄加非议,还説我的不对。”

“那你倒是説説这敌人是谁,你若説得有理,我自然信服。若是胡扯,大伙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你这是故意担误军情。”

“就赁你一句话,就説我担误军情,你当你是城主呀?”老者也不示弱,又接着道:“其实这些敌人是谁,城主心里早已有数,这几年来,灾难频繁,怪异迭出,玛法历史上也曾有过几次类似的记录。你们光是瞎猜,也不动脑筋好好想一想,还怪我的不是啦。”

老者説完,那些对玛法历史比较了解的已知其所指。不由暗道;“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但仍有很多人不明白老者的意思。听他説城主心中早已有数,便纷纷发问道;“城主,这些敌人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

天尊沉默了一下道:“现在时间紧迫,也无暇细作解释,在敌人没到之前,一切的猜测都只是假设。现在最主要的是我们应尽快组织起反抗力量。这次敌人来势凶猛,将会是一场血战。有战斗能力的人都上城墙,老人和xiǎo孩留在这里随时准备转移。”

众人听城主説得严重,当下也不便细问。心中也隐隐觉的这次将会是有去难回,生离死别的分离。苍老的父母抱着强壮的孩子,坚实的臂膀放下襁褓的婴儿。哭号声此起彼伏,又时好一阵折腾。

封魔城的城墙虽不及比齐城城墙高大雄伟,却是以坚固著称,一块块来自远方山脉的巨石被细心的封魔人打魔的光滑整齐,在一diǎndiǎn的砌成,一道全由巨石砌成的城墙,对于何任入侵者来説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那怕它已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洗涤。

城头上已紧急布满了仓惶应战的封魔人,挤得稠密,显得零乱。齐刷刷的望向远方敌阵。那天边原本的一条细线,此刻已变成了一块块方阵。旌旗飘扬,鼓声如雷。猛一看去似群蚁蠕动,密密麻麻。前方在不停的推近,后方还在天边延伸,这些在和平年代成长的人们那里见过这种阵势,恐怖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

天尊站在城墙上,见周围人脸上都有惧色,远处更有人在低声议论,知道在这时候,人人心中都充满恐惧,如果任由这恐惧自由交换的话,只怕敌军还没有来到城下,人群已溃散了,忙高声向两边传令道:“不许交头接耳,不许低声喧哗,如有搅乱人心者按城规处罚。”

随着这命令向两边传递下去,刚起的波澜又归于了平静,虽然恐惧仍充满心头,一个个却动也不动的坚持dǐng着。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魔军的前方阵形在距离封魔城五里左右的距离后停住了前进的步伐。两军对峙,天地一片肃杀。有些眼睛好的已能隐约看清单个魔军的真面目。不由高声吼道。“这些是什么怪物,怎么人不像人,兽不像兽。”听见诧吼,视力不好的不由纷纷揉眼,将脖子升的老长,直恨不得两颗眼珠能够飞到魔军身上。另一些人更是连城主的号令都不顾了,低声询问起来;“怎么个怪异法?到底像什么?”“怪异?企是怪异两个字能形容,明明是一头头野猪,却举着狼牙棒直立行走。你説像什么?”“那。。。。那就是变异野猪了。”“变异野猪?那。。。那是什么怪物?”

号角声低沉悠远,随着后续队伍的不断跟进,由通体红毛的红色变异野猪和通体黑毛的黑色变异野猪组成的红黑分明的前阵迅速向两边摆开,数十头有别于黑红变异野猪的白色变异野猪从闪开的队列中挤到了阵前。它们比红黑变异野猪高大了约莫一半,一身白毛更是油光发亮。而且个个双手都提着一对锤头硕大的流星锤,面目比起红、黑变异野猪来显得是更加狰狞。

这些白色变异野猪傲慢的在阵前踱荡了一会,又向两边闪开。其后,一队黑旗簇拥到了阵前。旌旗飞舞下,显露出两个硕大无比一身深绿长毛的绿色变异野猪,这两只绿色变异野猪比起白色变异野猪又整整高大了一半,其脑后各扎着一把白色的鬃毛,发髻高高翘起,显尽彪悍;一对獠牙从嘴里伸出来足有半尺长,白森森的望见便让人心寒。手上各持着一对开山巨斧,斧柄如柱,斧刃如月,白色变异野猪的流星锤在这对巨斧面前简直就是xiǎo巫遇大巫,无限寒酸。这两个绿色变异野猪一出,便如两座灯塔一般矗立在魔军阵前,使魔军原本就凌厉的气势更是扑面而来。

想来这就是这支魔军的首领吧!城墙上的人正在这么猜测的时候,却见这两个绿色变异野猪踱荡了两下也向两边闪开,而从它们中间走出来一个身材还不及开始红黑变异野猪大的绿色xiǎo怪物。説它是怪物,是因为让人一眼望上去根本不知道它是个什么,枯瘦如材的身躯,超乎常理的细长四肢,还有那乱蓬蓬的一头及肩绿发,如此矮xiǎo羸弱的身躯在两个绿色变异野猪的面前实在是有diǎn可怜,可见它的神色及周围变异野猪对它恭维的态度,城墙上的封魔人这才知道它才是这支魔军的首领。

不错,这矮xiǎo的绿色xiǎo怪物正是这支魔军的首领--虹魔教主。但见它眼望着远处的封魔城墙,一双凸出的巨眼满是鄙夷的目光,在阵前来回踱了两圈后,突然双手撑地,仰头对天一声长啸,尖锐刺耳的啸声刺破长空,在封魔城和虹魔军团的上空回荡,震的远在五里之外的封魔人双耳都嗡嗡作响。站在其身后的两个红黑变异野猪方阵齐刷刷的向前迈出了几步,看来虹魔教主已顾不得远途奔袭的疲劳,它要在这日昃时刻就对封魔城发起攻击。

耳听虹魔教主的啸声,眼见魔军的阵势,墙城上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不是在看一场大戏,而是在面对一场血腥的战争,人群又开始躁动起来。毕竟,眼前是如蚁般黑压压的魔军,况且这些魔军个个奇形怪状,凶恶异常,面对这样的敌人,无论是谁都多少会手心出汗,心头发麻。

天尊清楚,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稳住人心。要是人心散了,后果将不堪设想。当下忙运气大声吼道:“大家不要慌乱,不能先乱阵脚,敌人既然来到了城下,我们只有殊死抵抗。这一仗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那已经年迈双亲,我们那还在怀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我们这世代生存的封魔城。让我们拿起手中的武器,与敌人血战到底。”这声音被天尊运用精神力全力吼出,就好似是从他的胸膛里直接冲击出来的一样,巨大的声浪盖过了城墙上喧杂的躁动声,也盖住了魔军低沉的号角,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的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朵里。人群原本噪动的心在听了这番陈词之后,都不由的一颤。哗杂的声浪瞬间停了下来。的确,谁愿意看见自己的亲人被凌辱,自己的城邦被贱踏,刚才的惊慌和恐惧全都化作了保家卫城的大义和义奋填膺的愤怒,一个个怒目瞪向魔军,将手中的宝剑捏的‘吱吱’作响。

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长春牛皮癣哪家看得好
深圳专业治疗妇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早泄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