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燒烤攤主暑期大賺40萬吸金法術遠勝白

2019-06-06 13:11:29 来源: 南开信息港

  北京烧烤摊主暑期大赚40万 吸金法术远胜白领

  【导语】:前天,家住安贞小区的张先生接受采访时向描述了一次在家门口“被坑”的经历:在一次回家,张先生发现无论怎么转手里的钥匙也打不开家门。情急之下,他拨打了楼道墙面上的开锁,十几分钟后,小区里修自行车的伙计与另一名同伴拿着一个新锁芯和六把钥匙找到张先生,开锁人说“锁芯太老了”,180元可以为张先生更换一个新的。在马路边支了一个小烧烤摊儿的李大哥直言,自己一年就忙活暑期前后的四个月,可就这四个月却能带来40万元的赢利—在人头攒动的大街小巷,正“蜗居”着成千上万个像李大哥这样的小商贩们。他们并不坐拥商业圈的豪华门市,也没有一个像模像样的正规摊位,在人们眼里似乎总是在城管威严下毫无还击之力的弱势群体;但与普通上班族比起吸金能力,他们却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这样一个群体,在北京面临巨大人口压力,试图“以业控人”的背景下,确实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又令人无可奈何。探访锁匠:一套锁芯售价翻10番前天,家住安贞小区的张先生接受采访时向描述了一次在家门口“被坑”的经历:在一次回家,张先生发现无论怎么转手里的钥匙也打不开家门。情急之下,他拨打了楼道墙面上的开锁,十几分钟后,小区里修自行车的伙计与另一名同伴拿着一个新锁芯和六把钥匙找到张先生,开锁人说“锁芯太老了”,180元可以为张先生更换一个新的。换好锁后,张先生有些不踏实了,“这六把新钥匙连密封包装都没有,不安全啊。”好在开锁人换锁芯时,张先生成功“偷师”,于是他决定去建材城再买个新锁芯。然而,市场上的锁芯价格却把张先生惊呆了—一套贵的锁芯加密封好的钥匙卖38元,开锁人给他换的锁芯才15元。果贩:一天流水4000多元老齐每天临近中午时就把装满水果的面包车开进石景山区。他已成了重兴园小区、远洋山水和万达广场附近居民区的常客,用他自己的话说,“去那卖,看的是人多不多和我的心情”。周三,从早晨10点开始骑自行车随老齐喜怒无常的心情转了大半天,发现时而顶着骄阳,时而又被暴雨浇透的老齐确实含辛茹苦;但一天下来,也用计算器吃力地算出他的单日流水额竟高达4100多块。进价五六毛钱一斤的西瓜老齐卖1.3元,13元/斤的柠檬更是卖到20元。问:“这么算你一个月流水额就超过10万啊!”老齐却撇着嘴说:“这边卖算是亏得多的,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要是在靠近市中心的‘好’小区蹲一天,能收上万呢。当然你得跟小区管事儿的人认识,还得打点,人家才允许你在那儿卖。”凉面摊:和城管“打游击”不误挣钱与紧咬居民口袋不放的小老板们相比,将目光锁定在火车站来往乘客的商贩则更胜一筹。北京西站是目前北京日客流量的火车站,且乘客中多见低端消费人群。不少餐饮、商贩将这一点看成不可多得的商机。周二,就在西站结识了这样一位大姐。她曾因为在西站南广场支起凉皮摊儿且屡劝不改而被罚款100元,在多次抵抗执法队员的围追堵截之后,深感“力不从心”的她告诉:“没有关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逃避执法队员的检查,这位大姐直接将凉皮小摊儿推到了西站南路附近的小路上,“这里靠近西站,但属于丰台区了,不是西站城管们检查的范围。”在陪伴凉皮大姐卖宵夜的当天晚上,她的凉皮凉面5元一碗,不到三个小时共卖出300多块钱。褒贬“城管来了我还会帮他们收拾和逃跑”超市里的水果一直都没能入得了蒋阿姨的法眼,她觉得“楼下小超市东西不实在,大超市的水果又像是抹过药了才那么鲜亮”。她明知道城管在抓小区附近的流动商贩,但买东西时还是把这些“老邻居”当。“我看见城管来时还会帮果商收拾摊位,让他们快点儿跑”。爱厨艺的李先生则称,他这段时间一直买一个小蔬菜摊位的苋菜和香芹:“他们家的蔬菜是自己种的,我不担心农药等问题。”一位从太原奔赴北京西站的乘客下车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饥饿过度的他告诉,他从不进西站里的吉野家这种店,只会出来买小商贩的东西,“虽然也为此闹过肚子,但我买这个就是便宜。”“就盼着小摊贩早些收摊”烧烤摊儿滋生的烟雾、油渍与垃圾已是老生常谈。除此以外,一些流动商贩造成的噪音污染、食品安全等问题也困扰着不少市民。在建国门地铁站东北出口,有一个长期售卖大饼卷鸡蛋的早餐摊儿,而这个地铁口处的闸口建得比较靠外,站在闸口旁边的地铁工作人员告诉,每天要闻一上午的油腻味儿,“就盼着小摊贩早些收摊”。家住京汉旭城的晓溪每次从小区门口走到公交站的路上,都要经过一段“塑料袋与餐纸齐飞,菜叶与油烟共舞”的路况。就快摆到马路中间的豆浆油条、煎饼果子等摊位一刻不停地为上班族忙活着。晓溪说,“不能忍受的是每次回来时,总能听到一个卖胸花的车用大喇叭不停播放着快来买的广告,一直陪伴到我做完饭为止。这样给生活环境造成的污染和破坏,让人很难接受。”探究逃税、暴利游商的吸金法宝西站城管分局副局长蔡友朋在6月17日接受采访时从两个角度对流动商贩现象进行了分析。首先,这些沿街游走的小商贩们都不用上税,且不交管理费,也不办经营许可证,其经营与违法成本都很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使外来务工人员问题突出,有的人没有一技之长,又发现在路边支个小摊儿卖东西就能赚钱,所以尤其是在车站、码头这些客流量大的地方,商贩层出不穷。”他还说:“这些商贩们非常机动,在西站城管队员的24小时执法下,他们会想各种办法,比如跑到我们与海淀或丰台的结合部区域,这些区域执法力度相对薄弱,这就给取缔他们造成困难。”一位从事城管行业四年的城管队员告诉:“不论是小区附近还是车站码头,根据情节轻重,我们一般会对非法经营商贩罚款几十至几百元,对个人罚款超过1000元就要开听证会了。我们见到那些在停车场沿车兜售的苹果基本全是假货,一个卖500多块,卖主一天能挣不少。这些商贩的长期存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有暴利在,总能吃到甜头。”

痛经手脚冰凉怎么治
痛经食疗吃什么好
月经后期怎么调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