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骆以军用故事拦阻死亡的写作意志

2020-06-05 01:20:44 来源: 南开信息港

尽人皆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盛行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其实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昨天(8月17日),现身上海书展的台湾作家骆以军说他十分欣赏作家卡尔维诺的《月光映照的银杏叶地毯》,而自己写《遣悲怀》,是试有些机关可是要借助伙伴的帮助才能顺利通过的。图在无知的时光中“喊停一片正在下坠的银杏树叶”。在凝固的时间里,作者想要跟死亡作怎样的对话和争夺,那些被三流小说败坏了胃口的,或是不具有一定浏览经验的,或是没有耐心的读者或许终究不能体味。

生于1967年的骆以军是台湾小说界的中流砥柱,他曾获得2010年世界华人长篇小说奖“红楼梦奖在很多站降权案例中”首奖,此前两届的获奖作家分别是贾平凹和莫言。随着长篇小说《西夏旅馆》在大陆的出版,骆以军的名字被愈来愈多的人熟知。

新近引进出版的《遣悲怀》1名,典出自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哀悼妻子马德琳的文集。纪德当年为欧洲最知名的同性恋作家之一,他与妻子的关系在婚姻初期即已名存实亡。吊诡的是,马德琳的死却震动了纪德最脆弱的那根心弦。他回忆往年种种爱憎恩怨,悲不自抑,必须以文字志之。1995年,女作家邱妙津在巴黎自杀身亡,翌年出版的遗著《蒙马特遗书》令众人震颤。而邱妙津生前最后5年时间,都把纪德该书当作床头书。身为好友的骆以军,带着“用故事拦阻死亡”的写作意志,直接以该书名进入书写。全书由骆以军同邱妙津的9封信贯穿全文,诉说关于爱和死亡、时间与伤害的故事。“这是我的梦外之悲,是再难重临的、最悲伤的一部小说。”在沙沙的雨声中,骆以军的自白再次勾起蕴藏在小说里的悲伤。“在童话中,王后用讲故事的方式拖延国王的屠杀,我则是用讲故事的方式定焦她(邱妙津)自杀的一瞬间”,这一场通过情书体和遗书体的交替,进行生和死的对话,显然带着《一千零一夜》的那种讲述方式。正因这类在当代华语小说中难得一见的结构方式,《遣悲怀》被文学评论家王德威赞为“新世纪台湾小说第一部佳构”。肉身虽逝,精魂尤存;在死神的镰刀眼前,作者仍挥动着螳臂,这是文学最好最温暖的价值,也是最温暖的嘉奖。

印尼抗“疫”动态:一线使用藿香正气口服液等中成药,称赞中医智慧
怎样治疗顽固性灰指甲
宝宝腹部胀气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