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随笔睁开双眼看世界略

2020-10-18 10:45:34 来源: 南开信息港

「虹影随笔」睁开双眼看世界

鲁迅先生在小说集《呐喊》与《彷徨》中,塑造了一系列形形的看客群像,覆盖了社会底层的各种人。这组群像有着共同的特点愚昧落后,狭隘自私,百无聊赖,麻木冷漠。

他们无论男女老幼,都没有姓名,没有具体的相貌,只有一个动作“看”

而也就是在这“看”的共性中,怀着满心忧虑与满腔愤恨的鲁迅先生极力地描写这些看客们扭曲的心理和精神的病态,通过刻画他们愚昧无知,麻木冷漠的看客形象,暴露和批判当时普遍冷漠的民情与民性。

也许是“幻灯片事件”带给先生的冲击太大,这创伤一直在他心中隐隐作痛,促他把对看客行为的深恶痛绝,作为批判国民性的一个切入点,写入了自己的许多作品中去。

小说《示众》写一个巡警押着一名即将被杀的犯人在马路上示众,众人蜂拥着围观看热闹的场面。小说《药》写者夏瑜为牺牲生命,可当他凛然走向刑场时,民众对他的牺牲没有悲伤也没有愤怒,甚至连最起码的同情都没有。

他们只把斩首看作是一场好戏,无情地充当着戏剧的看客。于是鲁迅在这悲剧中反复地愤慨着:“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娜拉出走以后》

可到了如今这信息的互联网时代,鲁迅先生下的定论似乎早就跟不上现实了。

自媒体的形式愈加多变,个人话语的热度也是高涨不减,网络公知如雨后春笋般一天天涌现,似乎仗着的大旗,每个人都有权利,更有义务对这光怪陆离的世界插上一嘴。

大家早就不满足于“看”这个简单的参与形式,怎么说都要嬉笑怒骂评论一番,看看知乎豆瓣朋友圈能多几个赞。

人们似乎已不像鲁迅先生笔下那些戏剧的看客愚昧无知,可暴力的经久不息,网络谣传的愈演愈烈,想来也和先生向往的理性清醒的世界相距甚远。

在这个愈加热闹与聒噪的新世界,我越来越不想追逐与评论时事热点,越来越想做一个没态度的年轻人,在热闹的那一头,远远观望。

初中时候的我,十分欣羡鲁迅先生的犀利文笔,也是一直为麻木冷漠的看客现象痛心疾首,于是很喜欢在许多事情上发表自己不一样的观点。

横眉冷对拍桌起,语不惊人死不休。

但关键时刻就怂得不行。比如教育局领导来校检查,我都会和其他班长一样扬起乖巧的小脸,笑眯眯地回答说:我们学校没有周末补课,作业也不多,音体美节节都上…。

好笑的是回到班级,我依然能扯着“面子工程”“强权统治”和同学们义愤填膺。

当时的自己已经隐约意识到我对一些事件的看法与态度,其实根本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与现状。只是别人会觉得我很酷,我当然也觉得自己很酷。

高中里,我依然秉持着做一个有态度有想法的人,这个自我意识在自己的文字一次又一次印成铅字,一次又一次拿到奖项后变得愈加强烈。

直到高三,我才发现这些态度其实都可以变成拿高分的,并且经过一定的应试训练,每个人都可以伪装成一个思想深刻,饱读诗书的人。

高考前,大家依然会天马行空,唾沫横飞地辩论,只是我们都会在最后戏谑地加上一句:这个观点很不错,写在文章里肯定能加十分。

我不能下定论,但一定有很多文质兼美,观点深刻的作文,鲜明的态度和观点后面都藏着一只贪婪的小手,祈求着阅卷老师大笔一挥,多给点分。

令人难过的不是他们一针见血的评论和飞扬跋扈的态度不能改变既定事实一分一毫,而是他们很可能在义愤填膺的文字背后唯唯诺诺,甚至尽心尽力地维持着那个他们正在奋力批判的世界。

真小人“键盘侠”固然可怕,但披着有态度有想法外套的“伪君子”难道不是更可怕吗?

不知道把“旦事记”骂得狗血喷头的人,知不知道那个女孩子自己停更了,我认真地看了她的告别推送,也认真看了她之前写的推送。

最后的想法就是本不该至此。

“我看到很多同学,早上转了我的推送,写着满满的鸡汤感言,下午就删了,转了骂我的推送,写下对我恶意满满的评论。”她不解,我也想问,这场浪潮中,到底多少人认认真真看了文章,并基于自己的理解,发表了客观公正的意见。

还是说那些不沉默的大多数,都在跟风赶浪潮,借着别人的观点彰显自己的新潮有态度。

新世相推出。丢书大作战。后,一个忙碌的,不怎么说话的文化人物难得找我聊了次天,说他的困惑:我想知道的是那些批评、质疑甚至辱骂新世相这个活动的,有多少是自己亲自参与过丢书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学校里有个团队本来已经着手开始策划高校图书馆丢书活动,但在这场风波中,他们把这个策划案搁置在了很远的地方。

这样一来,我对自己表露出的任何态度,变得更加谨慎与自省。

但是没态度,不代表不思考。

随着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信息,这个世界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安静沉默的样子了。有了网络世界的面具,人们可以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而不再需要承担相应的。

所以这个世界正在慢慢呈现一种不放过不宽容的姿态。

硝烟弥漫,剑拔弩张。

或许是因为被追捧总是一件让人骄傲自大的事情,所以人与社会的戾气都越来越重。王小波写《沉默的大多数》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如今早已经是不沉默的大多数的世界。

可那只是在网上,现实里,我们都依然还是闭着嘴叉着腰,袖手旁观,看客现象似乎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

陈昌在《25岁的北漂白领小王觉得自己活得很庸俗》说:其实是负不起对别人的,所以只能上,跟着别人一起,骂老家的亲戚,骂原生家庭,骂中华田园女权,显得自己很有独立的见解,活成这样都是别人的错。

所以我和我的很多朋友都厌倦了,厌倦了顶着“985,211”帽子的文章,厌倦了对希拉里和川普津津有味的分析刘延东强调,厌倦了对新世相公益营销的评论,厌倦了对林丹陈赫刘恺威出轨的谩骂…厌倦了许多人看都不看,想都不想,就拼命喊出自己态度的样子。

如今我觉得,选择做一个没态度的年轻人,并不代表放弃自己的思考权,因为沉默有时也不代表理亏,很可能只是懒于争论。

越无知的人越聒噪,越广博的人越安静,不说破不是没看穿,只是不想让自己也成为一个姿势难看的人。

又想起先生在《阿Q正传》的结尾反其道而行之,把阿Q从看客变成了示众者。

阿Q站在囚车上,看着街道两边喝彩的人们,刹那间,他的思想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在山脚下,他遇见一只饿狼,永远不远不近地跟着他,要吃他的肉,他永远记得那狼的眼睛,又凶又怯,闪闪得像两颗鬼火,似乎远远地来穿透了他的皮肉。

这一回他又见到那只狼的眼睛了,甚至是见到了比那只狼的眼睛更可怕的眼睛了,这眼睛不但已经咀嚼了他的皮肉,而且已经在咬他的灵魂了。

施暴者也有一天会尝到暴力的苦果,不论是行为暴力还是言论暴力。

不曾真正清醒独立地去观察与理解周遭世界的一切,看不看,说不说终究也只是一种形式罢了。

我只想在这已经足够吵闹的世界里做一个没态度的年轻人,用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的疯狂,用自己的大脑思考这个世界的不安。

哪些降压药为单片复方制剂
奶粉过敏症状
小孩不爱吃饭个子矮小
婴儿受寒发烧怎么办
本文标签: